midnight thought

by XIN on 02/04/2021, no comments

还没来得及总结2020,2021年的一月就刷地过去了。

同事从朋友变为同事,也一下子过去了一个季度。对其时而理解时而怨念的情绪状态也僵持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那天在子弹笔记中写道“人们 可以很容易地接纳身体的差异和抱恙,但是为何却很难接纳心理的差异与抱恙?可能人们过于夸大主观能动性了吧。而对于‘能量’的客观存在不足以充分的认识。”

按句话之后再写道“但是不管是何种情况,to make things easier for myself,第一步都是去学习接纳,人生唯一的有常即无常。花越少的时间去接纳新的常态,便能更早地看到那一线silver lining。”

我们的日常烦恼,和大部分浪费掉的时间,大多源自对当下的“常态”的不接纳吧。

所以一边想着公司因为这位同事的放手而错失了多少的可能性,也要想到因为我的独立性的成长而获得了多少的可持续性。

对于自己而言,去处理这段破碎的关系,其实也是一个成长的机会吧。毕竟这是抑郁症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和工作状态,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一个抑郁症患者。不可否认的是,对于这位同事种种表达和行为的理解,确实耗费了自己太多的心力,也一度让自己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。所以也不必因为抗拒去处理这个关系的心境而感到内疚。这种抗拒背后的信息,其实是提醒自己要保护好自己。保护好自己,才能为对方提供足够的支持。拯救一个溺水的人,不能让自己也陷入进去了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尽己所能地去包容和连接吧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学到了几个点:

  1. 抑郁症患者不希望被标签化,这个是那位同事告诉我的。虽然他们也确实会因为抑郁而得罪很多身边的人。当同事和我说不希望被标签的时候,我的理解是不希望在圈子里被定位成为了“抑郁症患者”而背上了包袱。现在想想,当我们使用标签的时候,往往都是走了一个判断的捷径,这会让我们对现象下的本质一概而论。我们会说“ta这样是因为ta有抑郁症”,这句话看似充满了谅解,实际上只是把抑郁症当做了一个合理化现实的借口,却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理解和谅解。被得罪的人,心里的不爽只会继续累积直至有一天爆发或者放弃。
  2. 不标签抑郁症患者的其中一点,就是不要总是在讨论如何可以“好起来”。确实,对于一些人可能作为朋友要鼓励他们去接受治疗,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在治疗的朋友,说“你应该多运动,就会好起来”,无异于一记指责“你本可以做这些好起来,但是你没有”。
  3. 不能指望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就好起来,也不能指望一段对话就能让对方痊愈。如果真的关心他们,就在这段时间陪伴他们吧。这个人喜欢什么话题,就聊些什么好了。不必总是试图去寻找抑郁症结的根源,那可能是治疗师的职责。

靠自己工作的这段时间,又掉入了所有事情拦在身的圈套里。自己一定要格外注意这种职场话术“你看看可以怎么怎么样,然后我们再看看怎么怎么样”——这分明就是踢皮球,把球推到我这里了,我做完了你再修改一下、给点建议,这件事情就可以结了。结果,重头的工作又落在了我自己的头上。而这种话术,在我的个别同事那我常听到。其实也可以看出,谁是工作真积极,谁是踢皮球大师了。如果不是我安排的工作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和潜力范围之内,那回去得和他们好好说说这种情况我是看在眼里的,或者想个办法把球给踢回去了。但如果已经在他们的feasible潜力范围之外的话,那就得自己亲力亲为带着他们去做了。

事情做成了,大家都会成长。做不成,过程抠得再细也是白说。

眼睛干涩,要调整作息和调理身体了。stay strong, first physically and then mentally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