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有价

by XIN on 02/12/2021, no comments

#碎碎念一

之前在导师口中听说过标题这个表达,便一直记着。

文字是人类文明的圣堂,不仅因为内容,也因为形式。尤其是最近看奇葩说,听各种诡辩贼爽,但仅仅是回看字幕,作为素人都可以看到漏洞百出。当然看节目还是抱着娱乐的心态,笑得开心就好,还有点输入输出就已经超值啦。

#碎碎念二

春节对于我来说就是客户和同事都去忙着过年了,所以我也可以无负疚感地休息了。回想过去一年的经历,campaign做不好,内疚campaign做不好,campaign好了,内疚follow-up没做好,这种创业者的自责是无止境的。如果能做到无负疚感,也算是修得一课了。

倒是那天听奶奶转述一位姐姐的话,“人嘛一辈子又不长,开心就好。”一直想,一辈子很长何必在意一时得失,越想越觉得人生是场漫长而痛苦的修行。反过来,人生不长,不如去闯,反而多了些意想不到的豁达。

#碎碎念三

奇葩说里面常说到成年人不能“既要”、“又要”。我觉得这个比起一个观点,更像一个命题。我们生活中就是去走通一个又一个看似观点的命题,然后才获得了智慧。纸上学来终觉浅嘛。

自从上次被朋友种草了牛角眼镜之后,一直都蠢蠢欲动。类似的物欲有好几个,我觉得我应该去满足。对比去年疫情在家,是真正地把欲望降低到了极简主义的水平,所以但凡一点刺激都能带来特别恢弘的感受。印象中在小区走着走着,脱下口罩的一刻,大口呼吸到冬末春初午后被阳光晒过的空气,就那一刻,可谓是及其有满足感的。

可能去年的那种状态是更加应该被提倡的,因为那是一个不依赖外物的生活方式。但是还没有走过足够多的路,还活在人间,允许自己的那些小念头其实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。可能可以给物欲得到满足的时机加一些限定条件。生活要有长远的意义,也要有短暂的动机。

#新春祈愿

愿这一年,过得更加主动。能优先健康,无论是身体还是情绪上的,先有能力爱自己,再有余力爱他人。不唯短期的得失来作为长期行动的判断,但可以借对短期得失的渴望立马行动、乘风破浪。

midnight thought

by XIN on 02/04/2021, no comments

还没来得及总结2020,2021年的一月就刷地过去了。

同事从朋友变为同事,也一下子过去了一个季度。对其时而理解时而怨念的情绪状态也僵持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那天在子弹笔记中写道“人们 可以很容易地接纳身体的差异和抱恙,但是为何却很难接纳心理的差异与抱恙?可能人们过于夸大主观能动性了吧。而对于‘能量’的客观存在不足以充分的认识。”

按句话之后再写道“但是不管是何种情况,to make things easier for myself,第一步都是去学习接纳,人生唯一的有常即无常。花越少的时间去接纳新的常态,便能更早地看到那一线silver lining。”

我们的日常烦恼,和大部分浪费掉的时间,大多源自对当下的“常态”的不接纳吧。

所以一边想着公司因为这位同事的放手而错失了多少的可能性,也要想到因为我的独立性的成长而获得了多少的可持续性。

对于自己而言,去处理这段破碎的关系,其实也是一个成长的机会吧。毕竟这是抑郁症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和工作状态,也是第一次如此接近一个抑郁症患者。不可否认的是,对于这位同事种种表达和行为的理解,确实耗费了自己太多的心力,也一度让自己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。所以也不必因为抗拒去处理这个关系的心境而感到内疚。这种抗拒背后的信息,其实是提醒自己要保护好自己。保护好自己,才能为对方提供足够的支持。拯救一个溺水的人,不能让自己也陷入进去了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尽己所能地去包容和连接吧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学到了几个点:

  1. 抑郁症患者不希望被标签化,这个是那位同事告诉我的。虽然他们也确实会因为抑郁而得罪很多身边的人。当同事和我说不希望被标签的时候,我的理解是不希望在圈子里被定位成为了“抑郁症患者”而背上了包袱。现在想想,当我们使用标签的时候,往往都是走了一个判断的捷径,这会让我们对现象下的本质一概而论。我们会说“ta这样是因为ta有抑郁症”,这句话看似充满了谅解,实际上只是把抑郁症当做了一个合理化现实的借口,却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理解和谅解。被得罪的人,心里的不爽只会继续累积直至有一天爆发或者放弃。
  2. 不标签抑郁症患者的其中一点,就是不要总是在讨论如何可以“好起来”。确实,对于一些人可能作为朋友要鼓励他们去接受治疗,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在治疗的朋友,说“你应该多运动,就会好起来”,无异于一记指责“你本可以做这些好起来,但是你没有”。
  3. 不能指望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就好起来,也不能指望一段对话就能让对方痊愈。如果真的关心他们,就在这段时间陪伴他们吧。这个人喜欢什么话题,就聊些什么好了。不必总是试图去寻找抑郁症结的根源,那可能是治疗师的职责。

靠自己工作的这段时间,又掉入了所有事情拦在身的圈套里。自己一定要格外注意这种职场话术“你看看可以怎么怎么样,然后我们再看看怎么怎么样”——这分明就是踢皮球,把球推到我这里了,我做完了你再修改一下、给点建议,这件事情就可以结了。结果,重头的工作又落在了我自己的头上。而这种话术,在我的个别同事那我常听到。其实也可以看出,谁是工作真积极,谁是踢皮球大师了。如果不是我安排的工作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和潜力范围之内,那回去得和他们好好说说这种情况我是看在眼里的,或者想个办法把球给踢回去了。但如果已经在他们的feasible潜力范围之外的话,那就得自己亲力亲为带着他们去做了。

事情做成了,大家都会成长。做不成,过程抠得再细也是白说。

眼睛干涩,要调整作息和调理身体了。stay strong, first physically and then mentally.

life

by XIN on 01/12/2021, no comments

今天又去了半山的咖啡馆,是一家老牌的网红店。

入座之后,即使是和陌生人拼了一张长桌,依然觉得怡然自得。环顾不大的店面,木质音箱在后台安坐,收银台的吊灯低垂,刚好照着需要照亮的方寸。隔层书架转角的地板上摊着懒人沙发,似乎一只猫在上面休憩。角落电子屏暖炉在小桌边上,上面放着几本书。厕所在隐藏门后,前面的书架上,摆着装帧精致的咖啡杂志。咖啡杯也是用心挑选的,边上放着一张卡片介绍咖啡的香味(哪怕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),杯子上套着的小引言“看不见的才要相信”正好戳到了目前的状态,不甚欣喜。

一家店有了一定的年份后,总是有一种刚刚好的气度。各种物件,似乎经过了时间的洗礼,逐渐都找到自己舒服的位置。想起前两天去的一家网红餐厅,有设计感的店面在街角与周边的快餐店形成鲜明对比,工作日的午饭饭点人满为患,食物出品确实不错。但是在他们的后台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冰箱,柜台上不知所措地立着一个装满冰块的咖啡壶,哈曼的爆款音箱在咖啡壶边,拖着长长的电线,显得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。

一家店的完整度,看来也是需要经过历练。哪怕有最周到的计划,最完美的执行,物件完整了,软件也要完整,软件完整了顾客的气质也要慢慢地磨合、聚合。而这个匠心打造的过程,想象一下感觉很是幸福。

因为你必须打开五感,去听、去嗅、去观察、去感受。每一个进度,都与里面的人的体验有直接的联系。它不是一个数字或证书,它就是里面的人每一个当下的感受。这是在当下的创造。

Self-care

by XIN on 10/21/2020, no comments

Self-care is 7 hours of sleep. 做到了。

Self-care is staying active. 今天争取。

Self-care is being mindful in daily routine. 做了喜欢的早餐,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吃。

手头正在用的笔记本是高中时用剩的,里面有许多高二高三的阅读笔记。里面不紧不慢的状态着实让我觉得那真是一段质感处于峰值的生活。当时生活不见得比现在轻松,焦虑感可能也是处于可感的状态,只不过那种焦虑是浮在表面的,可能在一场考试拿到高分后就会消散开。所以沉淀到文字里面便只剩下从容了。

说到底,是机会和出路还很多。人在有选择的时候总是有恃无恐。这是我的能耐,还是我的瓶颈,也说不上来,毕竟结果就是我从来不是一个纪律性很强的人。

而现在的焦虑在于时间的流逝。你不是一个个体,有太多的社会关系绑定在你的选择当中,而他人对你的一段关系最直接的投入就是时间。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焦虑越发成为了一种更加接近本质的生活状态。

当然,也是能够看到转机的。再大的困难,去渡过首先得接受。接受这样的状态,当然这和以往的不甘平凡是有一点冲突,但是生活的过程其实也是生活的结果,如果选择不接受,选择折腾,知道其实也是在选择另一种生活罢了。不管怎样的生活方式,都不过是生命的真实体验。

只要在那个当下,不要让自己处于I wish I had another life的窘境即可。

Morning yoga inspiration

by XIN on 09/09/2020, no comments

The tree in the yard does not belong to me. We are simply two independent living entities that share the same space.

院子里的树叶不属于我,我们不过是两个独立的生命分享着同样的时空。

九月

by XIN on 09/03/2020, no comments

转眼今年就到九月份了。

前两天blog不知道为啥用户名不见了,无法登陆管理页面,网上也搜不到直接的解决方案,一下子特别慌。虽然blog越来越稀疏,写得也不怎么样,但感觉自己的一个世界突然间不见了入口,堵得慌。花了两三天的时间,从不知头绪无从下手,到知道php和SQL大概的意思,把百度里面的信息拼拼凑凑出来,尝试找到代码中的关键词,总结里面的规律,昨晚终于把用户名给编了回去,进而又把管理权限给编了回去。重新进入后台的时候,感觉解了一道奥赛题一样。初中辛辛苦苦学习编程,让服务器后台的这些表单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怕,哪怕我其实完全不懂这些程序语言。感谢少年时的努力所拓展的思维舒适圈。

今早半梦半醒的时候还在心慌,是否博客又进入不了了。与这件事同时发生的是用了快七年的Kindle在前段时间闲置了之后操作不了了,不知道是屏幕失灵还是系统卡顿。虽然之前也一直想着换个新的阅读器,但是坏了之后又觉得好像在告别一段时光一样。

其实一方面这两件事儿之所以会让我心烦,估计是涉及到了我的两个能量输入口:写作与阅读。他们的久置失灵都代表着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汲取能量了。以至于那天在公司的状态完全就是有心无力。

永远不要太长时间把自己deprioritize了。否则自己优先处理的事项都将无法妥善地实现。There should be no shame or guilt to take care of oneself.

毕竟事情永远做不完,而当下我们对生活的感受,正是我们生活的结果。

晚风

by XIN on 04/09/2020, no comments

那天很巧听到一首旋律熟悉的曲子,发现是之前忘记了名字、千寻百觅也没找到的高中时博客背景乐。

当时珠海有一个还蛮有调调的简一咖啡馆,里面的墙面是暗暗的红色。那段时间,我的博客也是那种红。同时牵连的记忆是一张黑白照片,是一个电影人几十年前的老照片,斜躺的少年咧嘴笑得灿烂。有点怀念当时的那种充满诗意的创作状态。

很多时期,转眼也都七年十年过去了,那种不急不缓且行且望的节奏也随着年岁的增长越发难得。

所幸,今夜圆盘明媚,晚风微凉。